【复工记】一个90后老板的自述: 复工路上的苦与甜

2020-05-07 13:13徐州日报
8

3月5日上午,徐州汇尔康食品有限公司负责人李林来到平山南路的公司总部,开始审核新应聘员工的资料。公司打算再招聘几个客服、运营、主播等岗位的员工。复工半个月了,在政府的帮扶下,他从银行拿到了一笔贷款,公司慢慢走向正轨,一如这一天天变暖的天气。

复工半个多月的汇尔康食品有限公司,新上线了同城配送业务,直播带货也从原来每天6小时延长到12小时,还准备再招聘主播。公司负责人李林说,公司要生存,员工也要生存。办法总比困难多!要争分夺秒挽回损失。
准备大干一场,突遇疫情
30岁的李林是一名电商,17岁上高中时就用爸爸的身份证注册了一家网店,把当时家里的牛蒡产品专卖店搬到网上。2010年,在淘宝商城注册了徐州汇尔康食品有限公司。如今,汇尔康成为一家食品农业综合企业,在农业种植、特产加工、特产电商销售以及徐州特产产业链打造等领域都有了不小的成就。
去年年底,李林准备在跨境电商和同城配送方面发力,打算大干一场。他将公司总部搬到了平山南路,投资五六十万元装修一新,二楼办公,一楼是展示厅。1月中旬刚刚搬迁没几天,就开始放春节长假,然后就遇到了疫情。
坚守了一个月,顺利复工
李林的公司1月18日开始放假,原定的假期是9天。然而因为疫情,假期一再延长,这个上有老下有小的年轻人在家度过了煎熬般的一个月,但他一直没闲着,也不敢闲着。他安排相关值班员工在家值守,自己每天处理一些公司事务,另外还有几家销售水果蔬菜的实体店需要进货配货。
他算了一笔账,每个月的房屋租金加员工工资,再加上自己家的房贷车贷,一个月的基本开支就要100多万元。
李林一边关注着疫情,一边打听着复工的消息,并积极为复工做准备。复工需要提前准备防疫物资,普通的一次性医用口罩很难买,他购买了200多只N95口罩,又网购了一只额温枪,消毒酒精、一次性手套他也准备了很多。另外他还对员工进行了防疫知识远程培训,规范强调了相关制度。
2月19日,李林做好充分准备后,去申请复工,没想到只跑一次就获批了。口罩数量不够,政府又给他推荐了购买渠道。“一次性医用口罩才8毛钱一只,真是良心价。政府为了支持我们复业,考虑得非常周到。”
刚复业那几天,公司只来了十几名员工,后来慢慢增加。好在都是徐州市区人,没有疫区旅居史,不需要隔离、做好防护就能直接上班。
公司的疫情防控做得很到位,一楼的展示厅至今仍未开业,卷帘门一直关着,只有员工上下班经过的时间才打开,外人无法进入公司。二楼入口处设置了一个消毒池,员工进门前一律要进行鞋底消毒。“办公区域每天消毒三次,员工每天测两次体温。”李林指着空旷的办公区域说,3月初员工全部到岗了,但分成了白班和夜班,办公室一直保持着只有一半人。
▲李林要争分夺秒挽回损失。
自救+政府帮扶,争分夺秒
这次疫情对于很多电商而言,损失是非常惨重的。虽然宅在家里的人们大都愿意选择网购,但电商面对的现实困境是:供应链跟不上,快递停运,即使有货也发不出去。
“订单比往年同期增加了300%,但退款率同时增加了500%,往年退款率只有百分之十几。”李林说,看着蹭蹭上涨的订单,他心里有喜,但更多的是忧。货发不出去,很多顾客都申请“缺货赔偿”,根本不听客服解释,缺货赔偿就意味着他们要多赔30%。
各项损失接踵而来:货发不出去,价值十几万元的生鲜都烂掉了;2月24日,《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、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、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》通过后,汇尔康在网上销售的金蝉、蚂蚱、蚕蛹全部被下架,而仓库里还冷冻着价值几十万元的货物,每天的电费就要上千元。
“公司要生存,员工也要生存。办法总比困难多!”李林开始了自救。
2月中旬,汇尔康的同城配送开始上线;直播带货也从原来每天6小时延长到12小时,还准备再招聘主播。
政府的各项帮扶措施也接连送上门。“政府部门提供了很多便利。很快给我们公司办了通行证,能够到基地拉货了;不仅减免部分税收,而且对我们这样的中小微企业5项社保免征3项;还帮助我们办理贷款,十几天时间贷款就下来了;在人才招聘方面,政府也为我们牵线搭桥。”李林说,这让他“觉得很温暖”。
鼓楼区商务局副局长安晓峰说,汇尔康公司在复工过程中遇到了防疫物资短缺、资金回笼慢、电商人才招聘难等问题,“我们通过协调,为汇尔康解决了1000多只医用口罩;与中国银行对接,用最快的速度为其提供贷款;招聘过程中我们帮其联系到部分滞留在徐州的电商人才,同时与高校对接。千方百计让他们顺利复工,业务尽快回到正轨。”
来源:徐州日报
昵称:
内容:
验证码:
提交评论
被拉到野外强要好爽_无码中字制服中字出轨中字_国语自产拍在线观看学生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